钻向“第二空间”

——甘肃省白银厂老矿区深部找矿突破记

 

国土资源网(2011830日)

 

秦锦丽

 

  白银,这座全国闻名的资源枯竭型城市,已经在“转型”之路上苦苦探索了3年,而对于陷入矿产资源枯竭困境的白银人来说,最盼望的还是寻找到新的矿产资源,为日后的转型争取时间、积蓄力量。

  不久前,一则喜讯为人们带来了希望:甘肃有色地勘局三队在白银矿田深部钻探钻出了“铜棒子”,7个钻孔6个见矿。这是不是预示着有色金属资源宝藏的大门再次为白银打开?

  1. 因矿而生, 铜城白银在只有7户人家的戈壁滩上崛起

  白银市金鱼公园内,一尊青铜人物塑像格外引人瞩目:两位年轻地质工作者昂首挺胸,并肩而立,共同托举起一块金光闪闪的黄铜矿石,在他们的脚下,敦实的碑体上是几个金色的大字——“献给铜城的开拓者”。这就是著名的铜城开拓者纪念碑,印证了第一代创业者辉煌业绩的“铜城标志”。

  想要了解白银的历史吗?铜城开拓者纪念碑碑文就是最好的见证:

  白银铜矿的勘探,体现了地质工作者艰苦创业的开拓精神,凝聚着地质部641地质队职工的聪明才智和辛勤劳动。1951年宋叔和工程师率地质人员在白银地区开展了矿产地质普查。1952年,地质部组建了641地质队,历经五年,完成了白银矿区地质勘探任务,为白银有色金属公司的矿产建设提供了地质资料。1980年地质部授予该队“功勋单位”光荣称号。在勘探过程中,当地党政机关和人民群众给予了热情指导和有力支援,为勘探工作的顺利进行作出了贡献。铜城开拓者的实践诠释了:“找矿立功光荣!献身地质事业光荣!艰苦奋斗光荣!”

  其实,白银的采矿史要比建城史久远得多。

  自汉王朝开通丝绸之路后,甘肃白银逐渐成为丝路咽喉要道和中西文化交流传播的重要桥梁,这片起伏的山地就出现了采矿业。到明洪武年间矿业开采达到鼎盛之时,以地表铁帽氧化带为开采对象的金、银、铜、铁、矾、磺的采矿点达30余处,开采人员有三四千之众,“日出斗金,集销金城”,甚至官方在凤凰山、火焰山、铜厂沟还专设了办事机构“白银厂”。从此,白银厂之名,传承了2000余年。

  可惜,由于后来突发地震,山体崩裂,矿硐塌陷,白银厂从此“湮灭”于史册。

  深埋地下的金属宝藏似乎不甘寂寞地散发着独特的气息。上世纪40年代,地质学家霍世成、陈贲世、梁文郁等人在查找白银厂铁矿时发现了硫、铜线索;19471953年,宋叔和两次来到白银厂,调查确定了矿区地层为变质火山岩系,矿床类型属“西班牙里奥庭托式黄铁矿型矿床”,并发现了具有重大意义的烟灰色粉末状辉铜矿,确定铁帽之下有铜矿床。

  消息惊动了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对于百废待举的新中国而言,这些矿产是多么的珍贵啊。

  随即,地质部成立641地质队,上千名风华正茂的知识青年从祖国四面八方开赴甘肃白银厂,参加到地质找矿大会战之中,点燃了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也为白银厂铜和多金属矿田探明了金属量铜131.39万吨、铅40.39万吨、锌80.82万吨、硫1636万吨、黄铁矿矿石量379.5万吨、金33.4吨、银1970吨……为后人留下了一处国内外著名的铜和有色金属矿产地。

  伴随着“当当”的地质锤声、轰鸣的钻机声,折腰山铜矿区、火焰山铜矿区、铜厂沟铜矿区和小铁山多金属矿区四大矿区赫然出世。1954年,乱世荒滩上,白银有色金属公司应运而生;1956年,白银建市。

  喧闹而繁华的矿城白银,在一片曾只有7户人家的戈壁滩上迅速崛起。

  2. 资源枯竭,“共和国长子”的出路在哪里

白银公司是“一五”时期国家确定的156个重点项目之一,被誉为有色金属行业“共和国长子”。

  作为新中国第一个大型铜硫联合企业,半个多世纪以来,白银公司累计为国家提交铜、铝、铅、锌四种有色金属产品570多万吨,上交利税84亿元,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和我国有色金属工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然而,因资源而兴的白银,也尝到了因资源枯竭而衰败的苦果。

  经过几十年的大规模开采,到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白银公司所属的折腰山、火焰山露天采场相继闭坑,产供脱节,效益大滑,各种危机排山倒海般袭来。虽然国家将甘肃陇南厂坝矿配置给白银公司,同时新建了西北铅锌冶炼厂和白银铝厂,希望通过二次创业白银公司发展成为铜铝铅锌、金、银、硫等多品种综合发展的大型有色企业,但至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由于已探明资源枯竭及国有企业普遍面临的体制、机制问题,白银公司再次陷入长达十余年的困境。15万职工的生计受到严重考验,下岗职工增多,直接给白银市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造成巨大的压力。

  2008年,国家对白银公司进行了政策性破产。国家接纳了白银公司甩下的沉重包袱后,白银公司轻装重组上马。2008年在甘肃省委省政府的决策下,白银公司引进中信集团战略投资32.6亿元,实施股份制改造,下属深部铜矿和小铁山矿两个国有企业,公司发展迎来重大历史机遇。

  然而,对于矿山企业来说,资源是一个绕不过的坎儿。资源枯竭的现实,像楔子一样把白银有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死死地钉在困局中。

  根据其当时的采矿形势推算,两矿山保有的地质矿量只能满足矿山23年的正常生产,到2011年后,如果没有新的接替资源,矿山将成为资源枯竭的高度危机矿山。矿山生产能力的降低,直接牵引与矿山有关的选矿、运输、选矿药剂、化工熔剂等厂矿的万余名职工将面临失业,将引发白银这个矿业城市新的大量职工失业的严重社会问题。

  资源!资源!寻找白银厂接替资源不单是白银有色集团公司的大事,也是整个白银市生存、发展、稳定的大事——迫在眉睫。

白银的接替性资源在哪里?

3. 瞄准第二空间,白银深部打出“铜棒子”

找矿的事情当然要问地质队伍。

  为了白银铜矿,一支地质队伍在白银一驻就是50载。他们就是甘肃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三队。

  1962年,这支队伍奉上级命令由甘肃天水进入白银,参加白银铜矿会战。从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初,这支队伍主要在白银矿区开展地质工作,承担白银矿区的补充勘探和普查找矿任务,先后开展了白银折腰山、小铁山、铜厂沟及外围石青硐等酸性火山岩型铜铅锌矿床的普查与勘探工作,提交金属储量200余万吨,为小铁山矿和深部铜矿的建设提供了资源保障,特别是在矿区附近的拉牌沟探明了两个小型金属矿床,新增铅锌储量15万吨。

  在50年的厮守中,白银公司的辉煌与困窘、发展与徘徊都在三队人的眼里。如今,白银公司资源频频告急,三队人又怎能不着急?不仅是三队,甘肃省有色地勘局、甘肃省国土资源厅都心急如焚:浅层的资源开完了,那深部的呢?从理论上讲,深部有矿的可能性非常大,可怎么突破?何时能突破?

  多年来,甘肃有色地勘局先后组织开展了多轮白银厂外围及深部地质找矿工作。然而,资金投入有限,找矿难以突破。

  两三年前,甘肃省国土资源厅在前人多次找矿失败的背景下,科学、大胆决策,设立省矿产资源补偿费项目——白银厂深部地质找矿科研项目,支持省有色地勘局及其下属的地调院和三队对白银矿田的找矿方向开展科学研究。时任局副总工的高兆奎担任了项目负责,与广大专业技术人员通过反复查阅原始地质资料,深入研究矿体空间分布、不同火山—沉积旋回含矿性对比、矿体的尖灭再现规律等,研究形成了重点在500米以下攻深找盲的找矿思路。确定了圈定找矿靶区的4项准则,最终在白银厂及外围地区圈定了9个找矿靶区。采取点面结合、研探并举、重点突破多种措施,经靶区优选,在4个靶区内各施工一个科研钻,其中3个靶区内见到工业矿体,另一个靶区钻探工作仍在进行中。初步肯定了白银矿田深部存在第二赋矿空间。

  这一科研成果,像一束强光,驱散了白银厂找矿工作的迷惘,也点燃了白银公司加大投入开展老矿田深部找矿的信心。2010年,白银有色集团公司委托有色三队在小铁山矿床八中段以下进行补充详查。

  这是一次新的契机。队总工办组织技术精英,在分析曾提交详查报告的基础上,采用物探、钻探等多种手段,对小铁山深部矿体进行了系统控制。结果发现,小铁山矿床深部(1424米标高以下)仍保有332333资源量:铜铅锌矿石量548万吨,铜铅锌金属总量85万吨,金金属量13.47吨;银金属量677.69吨。

  曙光初现,希望大增。三队与白银公司心照不宣,均以自己的方式含蓄地乐着。在白银公司来说,不敢高兴得过早。曾组织大大小小多轮找矿,都没有让他们爽朗地笑出来,更没有带给他们扬眉吐气,这次真的突破了吗?在三队来说,自从参与科研项目开始,经过几年的研究与实践,对于破解白银厂的深部奥秘他们已颇有把握,但他们更清楚,对于偌大一个白银矿田来说,实在需要大量更为精密的探矿工程。

  双方的合作,在2011年真正提上了议事日程。

  201064日,甘肃省有色地勘局贯彻省委省政府提出地勘单位要与国有大中型企业合作的决策,与重组后的白银有色金属集团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包括风险探矿、探矿权登记、勘查技术咨询和服务、境外资源项目等五个方面的合作事项。这标志着双方在提供和提高资源保障能力上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在这个框架之下,经过双方多次切磋,2011年《白银厂深部及外围地质找矿实施方案》拍板了。4月份,《方案》第一阶段任务下达,承担者有色三队接过了在白银老矿区 “探边摸底,攻深找盲”的重任。

  局长侯云生,抽空就往白银跑,副局长高兆奎干脆成了个“编外”的负责人。他与三队的技术人员根据前期的科研成果,精心优选布设了7个钻探孔。在白银公司限定的三个月工期中,三队抽调全队50多人的钻探力量上阵,在拉出本队深孔钻的同时,外调了3台深孔钻,雇了七八十名钻工。

  从416日开钻,24小时施工不间断,直至620日顺利终孔,三队人连续作战了两个多月,累计钻进5807.4米,日纯钻进达300米以上,创造了“白银速度”。钻探结果更令人鼓舞:6个孔见矿,见矿率达82%。其中ZK2-1孔深867.7米,矿化层厚85米, 2.1米厚的块状黄铜矿,铜品位高达9.57%,所提取的其中一截60厘米长的岩心看上去绿中泛黄、亮点闪闪,活脱脱一个铜棒子。

  白银厂深部钻探钻出了铜棒子!这一爆炸性新闻迅速传向全国。

  4.  11个新孔即将开钻,找矿大突破就在明天

白银市区以北五公里处一个叫黄茂井的地方,稀疏的树林掩映着几排破旧的平房,平日人迹稀少,沉寂落寞。这是三队的老基地,如今是队上的岩心库。

有色三队的几个工作人员伴着一箱箱沉默的黑色或灰色岩心,两相无言。可在这个夏季,随着一批特殊“家伙”的到来,破败、撂荒的小院一改往日静态,脚步纷沓、谈笑风生,不时还爆出一阵阵鞭炮声。

  一天,听说局长要过来看看,工作人员高兴地把小院打扫干净,把一层层岩心箱摆放开来。被誉为半个诗人的副队长陈建国还即兴拟了一副对联,制成红色条幅悬挂起来,临时搭成 “大门”笑迎宾客。上联是:怀珠抱玉地勘人深部找矿破坚冰。下联是:攻深找盲白银厂资源枯树发新芽。地质人的喜悦和自豪尽显其中。

  2011716日上午,甘肃省有色地勘局局长侯云生与白银金属集团公司总经理李沛兴一起迈进了这个小院。一下车,他们兴冲冲地直奔一排一排的岩心箱。在标注为“火焰山 F1”的岩心箱前,一根尺五见长青铜色、亮晶晶的岩心被几个人争相掂来掂去,李沛兴接过岩心棒时,激动地说,这哪是岩心,就是一根铜棒子!他一转身,紧紧握住侯云生的手,连声说:“谢谢,谢谢!下面的工作,就按侯局长说的办!”

  昔日寂寥的小院充斥着欢声笑语,形成巨大兴奋的气场。

  89日,国土资源部副部长汪民特地赶到白银,就白银厂深部找矿工作进行视察和调研。此前一周,中国国土资源报披露了《甘肃白银厂深部探矿取得重大突破》的消息,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

  此时正是立秋第二天,秋老虎抖威,甘肃白银市气温高达36摄氏度。市区以北8公里地的火焰山,岩石林立,寸草不长,气温更高。踏着热浪,汪民副部长实地查看了白银场深部找矿2号露天采场、白银公司铅锌厂和铜业公司。他拿了块岩心掂掂,认真端详了一阵,脸上漾起笑容。他对李沛兴、侯云生说,白银公司要加快地质找矿步伐,进一步解放思路,创新机制,充分调动地勘队伍的积极性,激励他们多找矿,找大矿。

  在场的几十号矿业人群情振奋。矿区红色的火山岩石,在烈日的炙烤下,像要燃烧起来似的。

  金秋已近,白银公司投入近3000万元的第二期11个钻孔马上就要开钻了。同时,三队与省有色地调院、中国地大(武汉)联合开展的白银厂又一科研项目也即将启动。不久之后,白银矿田的深部地质找矿能否迎来新的更大突破?人们拭目以待。

 

设备展厅
您是第3468950位访问者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3036454号
版权所有:《中国矿业》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  址: 北京市朝阳区安定门外小关东里10号院东小楼 邮编:100029 电话:010-68332570 88374940 E-mail: zgkyzzs@163.com